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资讯 >

刘流主要学术观点

时间:

一、关于刑事裁判与刑法解释
    演绎推论是刑事裁判的基本思维模式,裁判者藉由演绎规则通过刑法规范对案件事实的涵摄来获取正当的个案裁判,以维护罪刑法定原则和法治理念。但是,由于刑法规范的不明确性,刑法规范对案件事实之涵摄关系的认定在实践中成为演绎推论的根本难题。作为演绎推论的辅助手段,法律解释技术的运用不可或缺,而其间的经验判断和价值判断是最为根本性的方法,以确定规范与事实之间的相互关系为核心,进行规范解释,任何法律解释都是围绕案件事实而展开的,而非对规范本身的解释。其目的在于对规范与事实之间的对应关系做出根本性判断——经验判断和价值判断——均非形式逻辑本身,而是一种经验(个人司法经验和社会大众的日常生活经验)基础上的实践理性方法。价值判断和经验判断相互融合共同决定着司法推理的过程。(摘自《刑事裁判的演绎推论》文载中国刑事法杂志2008年五月号)
二、关于刑法适用的原则与方法
    刑法适用应坚持原则的核心价值和根本要求就是“依法原则”,这是罪刑法定原则的基本要求,也是必然要求。但对此决不能简单、机械的理解,否则无法实现能动司法。本人认为“依法”应包含以下几个层面:
  1、依照法条规定直接适用——最一般、最简单的适用——法条主义——罪刑法定的最初涵义和当然要求——初期、初级阶段
2、依照法文字表明的含义适用——公认、当然的含义。
以上两种情况可归纳为“一般规则适用”或称“基础性适用”,也是绝对罪刑法定或形式的罪刑法定的要求。
3、依照法条文字已然的含义适用——专指利用解释原理与解释技术深层解读的含义的适用
4、依照法条文字应然的含义适用——专指依照规范目的、规范要诣、法律原则的适用
以上两种情况可归纳为能动性适用——是相对的罪刑法定或实质的罪刑法定的要求——是裁判者利用知识和智慧对法条深刻解读基础上的能动性的适用。
5、依照宪法原则和以人为本、社会和谐理念的适用——宪法的司法化与司法的社会效果————是司法最高目标的价值追求——即揭示并实现法的精神内涵——亦即“活的法”——法的灵魂和最高价值!
这种情况可归纳为“创造性适用”或“价值目标型适用”——发展的罪刑法定的必然要求,对法的最高价值目标的实现具有独特的作用。
    三、关于现代刑法理念系统论——刑法和论
   应当树立以犯罪的理念为核心的现代刑法理念新体系,主要包括刑罚的理念、死刑的理念、刑事政策的理念、刑事司法的理念等等。并以此为基础努力构建“六和归一”的刑法体系与刑事司法体系,尤其应注意系统效应与价值的实现。
1、协和:专指规范整体及各部分之间的相互协调——立法层面——包括犯罪圈的划定、罪刑均衡、刑与刑的平衡等等。
2、谦和:专指“谦抑的刑法”——包含立法层面的非犯罪化、非刑罚化以及司法层面的“谨慎介入”。
3、宽和:专指立法层面的轻刑化(近代西方刑事责任理论以责任分担原则为基础,并作为理论上制定刑事责任、司法上确定被告人刑事责任的重要依据!)以及司法层面的轻刑化和非监禁化。(《慎刑宪》中有“刑者,弼教之具,教以天理人伦为本”、“天德好生,罪疑惟轻”,“酷刑治国,其国必亡”等)
4、温和:专指“德主刑辅”、“德刑并用”——德治与法治并行并向德治这一治国的最高境界迈进!严刑峻法是靠不住的!!(儒家经典之《大学》之《大学衍义补》第九目《慎刑宪》中就有“制刑之本,期于无刑”、“制国之要,刑非所先”、“乱世起因,上失其道”等)
5、祥和:专指借助刑法为手段之一来营造祥和的社会环境,化解各种矛盾;树立“恢复性司法”的理念,摒弃“报复性司法”的陈旧观念。
6、和谐:专指完善的刑事立法对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作用和司法对构建和谐社会的积极促进作用,要善于通过科学的立法和有效的刑事司法建立稳定、和谐的社会关系体系,尽量减少或者降低法律存在及适用的负效应。



上一篇:“中日法官培训案例教学座谈会”在国家法官学院举行
下一篇:郑未媚主要学术观点